游久游戏二股东自称15亿悬赏举报者

  【游久游戏二股东自称1.5亿悬赏举报者】刚刚过去的周末,资本市场最大的“瓜”,当属一场婚礼引发的“48亿惨案”。游久游戏(600652)二股东刘亮在情人节发朋友圈称,同作为上市公司股东的夫妻二人,因结婚时没有提前披露而造成了巨额损失,因而“自己的婚姻是一场48亿费用的婚礼,都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从截屏来看,刘亮在该动态后留言:谁能告诉我当年是谁举报的,我把手里剩下的股票分你一半!(金证券)

  刚刚过去的周末,资本市场最大的“瓜”,当属一场婚礼引发的“48亿惨案”。游久游戏(600652)二股东刘亮在情人节发朋友圈称,同作为上市公司股东的夫妻二人,因结婚时没有提前披露而造成了巨额损失,因而“自己的婚姻是一场48亿费用的婚礼,都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从截屏来看,刘亮在该动态后留言:谁能告诉我当年是谁举报的,我把手里剩下的股票分你一半!

  “明为秀恩爱,实则甩锅”,《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刘亮的这波操作引起质疑:一方面,该事件被立案调查的实际影响,远远没有其本人宣扬的48亿之多;另一方面,如果A股公司股东以“解禁就减持,上涨就跑路”为追逐目标,这将广大投资者置于何处?

  该朋友圈截图显示,刘亮先称“情人节回顾下48亿费用的婚礼”,然后解释,“因为结婚时我手里股票市值60亿元,由于我俩都是上市公司股东,结婚没有提前发公告,因此被证监会立案,证券法规定股东无论任何原因被立案,必须结案后6个月才可以减持股票,等到结案6个月后,股票市值就12亿了。”一来一去,市值缩水了48亿,以至于刘亮感慨,“真心贵,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

  公开资料显示,游久游戏本是“老八股”爱使股份。2014年,爱使股份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了刘亮、代琳、大连卓皓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游久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合计100%股权。2014年10月,游久游戏借壳过程中明确写着“刘亮、代琳不存在任何亲属关系或其他关联关系,不存在形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刘亮、代琳也承诺,“不谋求成为一致行动人”。

  不过,2016年1月8日,上交所向游久游戏发出了一封问询函,直指第二大股东刘亮和第三大股东代琳的关系。4天后,游久游戏在回复公告中称,刘亮、代琳已于2015年1月登记结婚,已构成一致行动关系。这就意味着,公司二股东、三股东结婚之后,成为了一致行动人,进而导致公司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化:仅从持股数量上看,刘亮和代琳夫妇合计持有19.59%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按照《证券法》和《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他们应该在结婚三天内发布相关公告。

  在2月16日的回应中,刘亮表示到:“隐婚”被曝光,是因“恶人”告发:在解禁股票当天我收到了因结婚未公告的立案通知书,导致无法减持,这是我们对赌刚刚结束的时候,多么恰当无懈可击的时间点……此事谁能获益我不想深思,细思极恐。因为没有实锤的证据去告发这个恶人,所以我的世界便一直停留在冬天。

  此外,刘亮更是放话:谁能告诉我当年是谁举报的,我把手里剩下的股票分你一半!目前游久游戏的股价大概在3.5元左右,截至去年9月底,刘亮持股数为8564万股,以此估算,悬赏金额近1.5亿元。

  从K线来看,刘亮和代琳结婚时持股仅为5.6亿元,即使加上代琳的持股也仅仅只有10.6亿元。在2015年牛市巅峰期,刘亮持值31.6亿元,联合代琳的股份勉强接近60亿元,但当时两人所持股票并未解禁,这部分股票直到2017年底才解禁,这时候早就过了立案调查期限了。也就是说,立案调查期限在禁售期的期限之内,并没有影响到刘亮的股价出售。

  即便按照刘亮的说法,事情的转折点是,2016年3月22日夫妻二人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当时,夫妻二人合计持股约31亿元,刘亮持有16.3亿。到2017年底解禁时,刘亮的持值约8.4亿元,加上老婆的,总计15亿元。目前两人最新合计持值不到5.7亿元,如果与2017年年底相比,损失大约在10亿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刘亮在声明中表示,“对于一个只做业务16年的我,如何了解结婚尚需要与公众公告?”对此,《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某上市公司董秘直言:“刘亮此前是上市公司副董,上市公司有法务,董秘办也会定期对高管、股东进行证券法的培训。”

  事实上,刘亮本身就有“戏精”之嫌。2015年8月份,刘亮在2015ChinaJoy活动上向代琳高调求婚,引得游戏圈一片沸腾,5个多月后却又承认:两人早已于2015年1月18日完婚。

  对于游久游戏股东掀起的这场风波,不少投资者吐槽,“你不违规不就好了?违规了怪别人举报?”更让股东失望的是,刘亮藏于字里行间、对“错过一次高位减持机会”的懊恼之心。

  据了解,从上一轮牛市到现在,游久游戏的股价跌去了90%。前不久,游久游戏公告称,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亏8.83亿元,扣非净利润预亏则高达9.06亿元。考虑到公司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全资子公司游久时代主营业务收入大幅下降,经营业绩出现亏损,预计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7.8亿元”,这是公司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而游久时代恰是由刘亮夫妇一手孵化,并且推至资本舞台。彼时,刘亮、代琳承诺2014年度、2015 年度、2016年度游久时代各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2亿元和1.44亿元。2月16日,刘亮在回应中也提到了这次对赌:“在大量游戏公司无法完成对赌任务的情况下,我带领团队超额完成利润对赌。”

  可是,头3年的业绩对赌完成后,到了2017年,游久时代的净利润为-8635.87万元。2016年6月7日,刘亮也因为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

  对于这场“隐婚风波”,不少股东难以忘怀。据了解,早有投资者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向北京三中院提起诉讼,索赔金额达4000多万。这几日,不少律师发起的游久游戏投资者索赔征集公告更是密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