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发第一股”瑞贝卡股价“腰斩”:海外遇瓶

  6月12日开始,瑞贝卡股价连续多个交易日跌停,截至7月19日收盘,其股价为3.25元,对比6月12日的开盘价5.26元,已下滑38%。而从3月6日的高点8.2元算起,瑞贝卡的股价下跌超过了50%。

  据了解,瑞贝卡向北美、非洲、欧洲以及亚洲等地区售卖发制品,其主要产品涉及工艺发条、化纤发条、人发假发、化纤假发、教习头、纤维材料等六大类,于2003年登陆A场。

  业内人士表示,信托持股占比较大是瑞贝卡近来股价下滑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外,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意味着投资者对公司后续的发展持怀疑态度。

  翻看历年的年报,《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早在2010年,瑞贝卡营业收入即超过20亿元,但此后的7年,其营收鲜有两位数增长,甚至可以说是徘徊不前。与之相对地,截至2017年底,瑞贝卡存货达26.39亿元。此外,代工起家的瑞贝卡,目前逾八成营收依赖海外市场。

  在国外、经济、社会、法律环境的差异可能给其带来经营风险的情况下,瑞贝卡要如何突破经营瓶颈?

  就公司股价下滑以及经营业务的具体规划等,记者采访了瑞贝卡方面,但截至发稿,对方均未给到回应。

  此前将近3个月的时间内,瑞贝卡股价表现均较为平稳。但在这一天的上午,瑞贝卡股票突然闪崩跌停。同时,股票论坛上传出了其库房着火的信息。

  当天下午,瑞贝卡急忙发出澄清公告,称经公司核实,相关传闻严重失实,其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公司将保留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权利。

  6月13日股票再度跌停后,瑞贝卡以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为由停牌。其发布公告表示,除了正在筹划非公开发行事项,公司不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且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6月29日起,瑞贝卡复牌,但等来的仍是连续两个交易日的跌停。此后,瑞贝卡跌势一度缓和且有所反弹,截至7月19收盘为3.25元,但同6月11日的收盘价5.3元相比,股价大幅下滑近四成。

  事实上,为了提振市场信心,7月2日,瑞贝卡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公告,表示控股股东河南瑞贝卡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拟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个月内,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但从资本市场反应来看,这一举措的反应并不是很显著。

  此前,《时代周报》有报道表示,对于股价下挫的原因,瑞贝卡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与信托有关。关于这一点,《国际金融报》记者并未得到公司回复。

  根据瑞贝卡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7个为信托计划,分属5家信托公司,具体包括了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及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股近15%。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表示,2018年6月,银保监会加大信托机构信托产品清理工作的监督,要求降低资金杠杆,而瑞贝卡的主要股东大多是信托公司,在6月份开始逐渐采取回笼资金的方式调整自己的资金流向,这加剧了瑞贝卡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

  在东方财富网站记录的一则瑞贝卡近日接受机构调研的信息中,在回应对公司二级市场股价表现的看法时,瑞贝卡方面表示未来会多跟市场沟通,让市场了解公司经营的一些新变化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

  此外,瑞贝卡还指出目前国内股票价格的波动并不能完全反映基本面的情况。股价下跌只是暂时的,根据公司发展前景,相信未来股价会反映公司的投资价值。关于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瑞贝卡证券事务部,对方表示其没有发言资格,因领导出差无法给到任何回复。

  因为此次资本市场的表现,瑞贝卡的经营状况也引发关注。在路胜贞看来,此次瑞贝卡的大跌和其国内外的业务布局及表现直接相关。

  瑞贝卡的主营业务为发制品系列产品的研制、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有工艺发条、化纤发条、人发假发等六大类,主要品牌有“Rebecca”、“Sleek”、“NOBLE”、 “JODIR”、“COUTURE”等,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专注于时尚假发研发、生产制造和销售的企业。

  瑞贝卡的实际控制人郑有全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在年轻时走街串巷收头发,后办厂代工起家,凭借一股韧劲和丰富的外商谈判经历,把业务做向了多个海外市场。2008年,胡润百富榜发布,河南共有24位富豪入围,郑有全以29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榜287位,成为河南新首富。

  梳理瑞贝卡的过往年报,2008年后,其营业收入以及净利润曾一度维持增长,到了2010年,作为假发行业第一股的瑞贝卡营业收入迈过了20亿元大关。

  不过,自2012年后,其营业利润几乎徘徊不前,利润上也没有大幅度的增长,基本维持在1.7亿元左右。根据3月底公布的2017年年报,瑞贝卡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9.47亿元,同比增长 7.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25.35%。整体来看,业绩表现有所回升。但这一营收仍不及其2010年的表现。

  从事假发销售的沈先生告诉记者,作为行业内唯一的上市公司,瑞贝卡较早就进入了假发行业并致力于塑造品牌,但在过去瑞贝卡国内的市场做得很不好,产品价钱比较高,主要还是靠国外市场支撑。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目前,瑞贝卡超过80%的营业收入均来自境外市场,其中来自非洲市场的营业收入在2017年达8.8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接近五成。

  瑞贝卡在其年报中指出,目前发制品行业仍是一个以出口为主的行业,国际市场形势变化、国家出口退税政策调整以及国际汇率变动等都会对行业造成影响,行业周期性亦受制于以上因素的变化。

  比如,在2017年的年报中,瑞贝卡曾表示北美市场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发制品消费市场。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非裔人群受影响最大,消费能力出现明显下降,导致发制品市场需求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而针对非洲市场,瑞贝卡曾在2016年的年报中表示,因美元持续强势,国际经济动荡,非洲部分国家货币继续贬值导致购买力不足,致使公司非洲业务生产经营管理难度加大。

  就在最近,瑞贝卡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投资设立美国销售公司的议案》,7月4日,其还收到河南省商务厅颁布的《企业境外投资证书》。其指出,美国销售子公司的设立,将进一步扩大公司产品在北美市场的销售,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国际化水平。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瑞贝卡来说,目前美国是一个重要市场,虽然假发行业较为小众,对美国企业不构成竞争关系,但对于瑞贝卡的大多数中小股东来讲,无法预测宏观因素究竟会给假发制品带来多大的冲击。从资本市场来讲,这也是影响其股价的一个因素。

  事实上,从2008年起,瑞贝卡即开始在国内开设专卖店,此后一路扩张,其中,高端品牌Rebecca、中端品牌Sleek采用在一线城市自营,在二三线城市开放加盟的模式。不过,目前,国内业务在整体营收上的贡献并不大。有观点指出,在国外市场不确定性增强的背景下,瑞贝卡增强国内市场开发或是一条可行的路子。

  对于瑞贝卡来说,本土市场未来能否成为业绩增长的支撑点?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于7月19日,探访了其多家门店,意欲了解其销售情况。

  走近瑞贝卡上海浦东正大广场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以站姿优雅、头发飘逸、笑容冷艳的范冰冰为主角的立体广告牌,广告牌上白底黑字的写着 “Rebecca 假发线年前,就在盛传可能选定美国某超级巨星为其代言时,瑞贝卡以闪电般的速度签下范冰冰,并表示“选择范冰冰,是众望所归”。

  门店内,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展台上,陈列着款式各异“发制品”,发色繁多、品种齐全,在射灯的照耀下闪烁出异样的光彩。每一件样品都附着精致的标签,上面用优雅的数字标明售价。

  “我们店里的发套价位基本上在2280-6500元之间,价格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假发的工艺上,与头发多少、长短并没有太大关系,而工艺又分为手工编织和机器制作,前者相对要贵一些。”该店店员向佯装要购买产品的《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道。

  “如果您觉得价位有些高的话,您可以去别的品牌店对比之后再回来买。我们的假发做得非常逼真,您戴出去后只有您自己知道戴的是假发。”上述店员多次向对记者强调。

  而在该店外,记者采访了一位20多岁帮生病朋友买假发的女性顾客。她是记者在该店中逗留一个多小时中,唯一一位“真正”的顾客。

  “朋友患了白血病,化疗几次之后头发掉了很多,在网上查了很久,最终觉得瑞贝卡品牌值得信任,让我来这帮她买。按照朋友制定的款式,柜台标价5630元,店员说那是范冰冰同款,最终朋友觉得有些贵,让我换家店再帮她看看。”该顾客稍显失落地对记者说道。

  金融中心的正大广场店,也不仅限于这位帮朋友买假发的顾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瑞贝卡发套犹如“橱窗里的幸福”,消费者对其产品爱不释手的同时也对其高价望而却步。随后,记者又走访了瑞贝卡

  城店。与正大广场店稍显冷清所不同的是,新世界城店的生意显然要好一些。不过记者发现,进店询问的人较多,但最终买单的人还是较少,价格仍是瑞贝卡迈不过的一道坎。

  在记者进入该店一个半小时之后,一位和记者进店时间差不多,试戴了第6款发套之后的老人终于掏出钱包决定购买。“已经是第三次来试戴了,好几千呀,还是决定买了,这款还是相比之下便宜的,求魂v1 7巫妖王之怒因为在这里买可以提供终身免费假发洗护、保养、造型服务,而且看起来真头发不分两样。”这位老人对记者表示。

  记者以欲加盟者的身份致电河南许昌瑞贝卡总部,一位姓刘的经理告诉记者:“我们的产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要做得好,利润还是很可观的,西安之前有8家店,后来撤销了7家店,只剩赛格购物中心这一家店,所以西安的商机还是很大的。”

  对于撤店的原因,刘经理表示一言难尽,主要是因为违约销售瑞贝卡品牌之外的第三方产品,而这几家店是同一个加盟商开的,所以同时撤店。

  目前,在国内的门店拓展上,瑞贝卡的策略似乎有些摇摆。前述刘姓经理对记者坦言:“其实,我们现在也很纠结,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经营,还是让加盟商来做。”

  延伸阅读尽管是假发第一品牌,瑞贝卡目前在中国的发展也算不上风生水起,究其原因,则和整个行业的现状直接相关。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的假发行业还在起步阶段,相比国外来说,国内消费者对假发的认知度和接受度还有待提高。

  在本身售价较高难以被消费者接受的背景下,为了提高营业收入、覆盖到不同阶层的消费人群,一些门店会冒险做出这些举动。

  据国家海关相关统计数据,2017年我国发制品进出口总额约为33.94亿美元,同比去年下降了5.37%,其中出口总额为31.77亿美元,同比去年下降了5.87%;进口总额约为2.17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了1.96%;虽然出口额仍有所下降,但整体发展态势相比2016年有很大好转。不过,目前亚洲正逐步发展成为继非洲之后发制品行业的又一极具潜力市场。虽然亚洲发制品市场目前绝对规模不大,但随着亚洲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该地区居民传统观念受西方影响,发制品消费观念也慢慢与国际接轨,佩戴发制品正演变成一种引领时尚潮流的行为,越来越多的时尚女性消费者和实用型需求者乐意尝试佩戴发制品。

  “这个行业还在起步阶段,需求量在不断增长,一年比一年好。”从事假发销售的沈先生这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表示,在中国市场,瑞贝卡因为较早塑造品牌,一定程度上,其具备优势。

  “中国市场还是很大的,接下来要拼的就是品质和服务,现阶段还不是拼品牌的时候。此外,在产品价格上,行业后续肯定会经历一波厮杀。”沈先生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