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育恒要把公司开在北京 首批签下吴奇隆(图)

  姜育恒一直被认为是知识分子型的浪子,一副眼镜更衬托出他忧郁儒雅的气质。如今在歌坛已经驰骋了20年,当年的忧郁王子已经变成饱经沧桑的中年男人。当本报报道姜育恒4月10日要在北京工育馆举行个唱的消息后,记者接到了不少电话询问相关情况,看来很多人还都对姜育恒抱有极大的兴趣,这也证明一个事实——出道20年左右的老歌手的确是很有市场的。如今姜育恒看好内地的发展势头,也把自己的公司开到了北京。

  姜:是的,我一直在考虑我的内地演唱会的首站要放在哪里。我是山东人,从小爸爸就对我讲,我的根在山东,早晚都要回到山东去,但是我最后还是把演唱会的第一场定在了北京。

  姜:1987年,内地开始听到我的歌《驿动的心》,1989年,我第一次来到北京拍摄《再回首》的MV。1990年我参加了,唱的就是《再回首》,从此开始广泛地被接受。从1991年开始,我从成都、上海、沈阳、北京……共做了11场演唱会。当时我做北京演唱会是在首体,我跟李亚明(知名音乐人)合作,之后很长时间较少在北京演出,直到2002年的那场经典演唱会,我和童安格、潘美辰、张镐哲4个人一起开的,当时我就在台上说,我一定要在内地开我的个人演唱会。去年我本来在4月出双张专辑——《姜育恒的刘家昌之歌》,本来是要5月在做我的个唱,结果非典把我的整个计划打乱了,而且本来要在内地开我演唱会的合作伙伴也有了变动,后来我去年在只开了五场演唱会,现在终于要在内地开了。

  姜:之前的计划有些做不到,到了现在才做,但是我的生活哲学告诉我:“任何发生的事情都是好的。”因为这样我才能和工育馆还有其他很多工作伙伴合作,这次的演唱会对我来讲线年我出了一张专辑《地图》,2000年出了《女人的选择》,中间有三年时间在公众面前是消失的,所以我用再出发的心态做《女人的选择》那一张。我1984年出道,到现在刚好满20年了,这20年,不仅对艺人来说,对所有人来说不是一个短的时间,我很期待、很兴奋地盼望着4月10日的到来。

  姜:据我所知,当天会有很多外地的歌迷来北京看我的演唱会,有人形容说我的歌迷是冰山,平时看不到,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们就会浮现出来。他们不是追星族,也不是迷恋什么,只是长期以来听我的歌,我的歌曾经陪伴过他们无数的长夜。

  姜:我觉得现在盗版那么多关键是因为CD的开发,从前盗版没那么多是因为盗版的品质没那么高,而现在CD的盗版没有这个问题,可是有一件事情是不能盗版的,就是演出,所以我开了经纪公司——育恒工作室。经纪公司是一个起始点,我还是会做唱片公司,我希望把的制作方面、包装方面的理念带过来,跟内地多多交流,我觉得内地最庞大的资源就是人才,但是不一定都能发掘得到,发掘了之后也不一定能做出成绩来,我也希望把对这一行很了解的专业人士带过来,前面是经纪公司,后面是培养新人,我觉得华语市场的机能跟潜力是很大的。

  姜:我20年来一直以自己是音乐人为期许,我要把自己可以为华语歌坛贡献出来的心力奉献出来,当然,能够赚到钱是最理想。其实以内地市场的成熟度,让你赚大钱是不可能的。以前我和李亚明在合作开公司,那时候我都交给他负责,什么都没管。现在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演艺的事业上了,不管是台前的还是幕后的。

  姜(大笑):“任何发生的事情都是好的。”金融风暴这段时间,这句话给我的收获相当大,过程肯定会有不好受的地方,但是回头想起来很多东西都是好的,看你怎么消化而已。其实赚钱嘛,是一个合理的投资报酬率,有些人的工作投资报酬率比较高,有些比较低。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我有一个优势,因为我本身是艺人,我可以了解艺人的心态,这样子将心比心,去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会更多地体谅其他艺人,我觉得他们跟我会更多一份向心力跟凝聚力。做这个行业,不要指望赚太多钱,有的做就可以了。

  姜:吴奇隆,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是小虎队刚成立,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他在这里也很受大家认可,他需要在这边发展,我就跟他提出来,他也相信我,我们的合作主要在音乐部分,他现在正在录2首歌,6月份会随着一个电视剧推出,作为主题曲。我的老搭档李子恒(开丽音乐总监)正在帮他制作。

  姜育恒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开始还一本正经地讲述人生哲学和经营理念,后来慢慢地连初恋情人的故事都“交待”出来了。本报近期还将继续刊登对姜育恒的访问,听他讲述曲折的人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