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济南日报》的三忠实

  “我是《济南日报》的‘三忠实’:忠实读者、忠实通讯员、忠实资料整理者。”近日,《济南日报》读者张宗田打来电话。他告诉记者,除了长期订报读报,自己还根据《济南日报》的报道,整理出版了《济南科技志》等4本书!

  张宗田是市科技局的一名退休干部,今年78岁。“1958年我在济南化学工业学校读书,当时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也是报纸发行员。班里组织同学们成立了读报小组,《济南日报》是大家读得最多的报纸了。”张宗田介绍,作为班里的学习委员,他还负责黑板报、墙报的工作,经常从《济南日报》上摘抄一些重要消息和优秀文章。热爱文学的张宗田当年还试着创作,“报社那时在林祥街,我写了一首名为《技术跃进之翼》的诗歌送到报社。一名叫赵影的老编辑负责接待了我。”这篇作品虽然最终没有见报,但张宗田和济南日报社熟悉起来,此后有新的作品也经常拿来向编辑请教。

  三年后,张宗田毕业到青岛参军成为一名化学兵。“当时的学习、训练很艰苦,但我一直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有时候还熬夜写文章。”他的作品也陆续见于各家报纸。“1965年,我的两首诗歌《植树谣》和《读一辈子毛主席的书》被《济南日报》采用,那时叫《济南晚报》。”

  1968年张宗田复员转业到济南印刷厂。后因写作的特长被借调到市委员会宣传报道组,分管全市的新闻宣传工作,这样和《济南日报》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了。张宗田还写过《风流人物看今朝》的组诗,报道宣传全市的先进新闻工作者,组诗发表在《济南日报通讯》上。后来张宗田又先后在一轻局、市科委等处工作,一直坚持向《济南日报》投稿。

  读报之余,张宗田还按照科技、人文、历史等内容分门别类做了剪报。“后来我参与编纂了《济南科技志》《济南市志科学技术卷》《近现代济南科技大事记》《当代济南科技大事记》4本书籍,里面有很多内容就是取自《济南日报》的剪报。”退休后,张宗田还一直坚持每天拿出三个半小时来读报,“先粗粗浏览一遍,有精彩的再精读、细读,一些好的文章、稿件还会剪下来做剪报,我们家现在都‘报多为患’了。”

  (本报记者 陈炜敏)阅读《济南日报》已成为张宗田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本报记者 赵晓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