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明烘:成都潜力十足 中国华商将进行高效资源

  位于金融城地铁出口的华商金融中心,是华商地产归国后的首个高端项目。 这家从海外起步、涉足房地产开发已15年的中国企业,多年来一直在海外打拼,足记遍布南非、新加坡、日本等27个国家和地区,这也给华商金融中心带来了不少“海外印记”——跟传统国内房企的快进快出、快速周转的模式不一样,华商在业内显得有些“奇葩”。

  项目修到封顶后才开卖、自有资金已投入30个亿、91㎡的套一和133㎡的套二……这样一个均价30000元/平米的高端项目,为何又会选址成都?带着种种疑问,腾讯房产成都站走进华商金融中心,对话项目商务总监邹明烘,一探华商归国后的故事。

  邹明烘:除了集团董事长与成都的渊源以外,成都的人口总量、私家车保有量、领事馆数量、世界500强入驻数量,都令人对这座城市的发展潜力毋庸置疑。作为刚被确定的国家中心城市,我们希望在成都将华商金融中心打造成一个华人华侨归国后在西部的发展平台。

  腾讯房产成都站:华商在南非、日本等海外市场有着丰富的开发经验,这在华商金融中心这个项目上是如何体现的?

  邹明烘:华商地产从海外起步至今已有15年时间,很多同行对华商不太了解,觉得我们的理念和模式很奇葩。跟传统的快进快出、快速周转的模式不一样,华商从选地、设计、建造、运营都是按国际化标准进行。

  在国内,一个项目拿了预售证就开始销售,我们是修到封顶以后才开卖,这都跟海外模式接轨,因为国外没有预售制,都是现售。其他方面我们也具有国际视野,华商金融中心打造之初,我们就到东京、纽约、迪拜、伦敦等全球知名金融城进行了考察。另外,我们对外宣传比较少,主要依靠作品来说话。

  邹明烘:与传统招商方式不一样,我们选企业、选业主,要看对方是否符合华商的理念和文化。在谈判之初,我们要求企业提供营业执照、资质、取得的成果、这个行业是不是朝阳行业等,这都是我们需要考量的。最近我们婉拒了一家西方国家的IT公司入驻,双方前后谈了七八次,华商能全部满足对方的要求。但考虑到对方入驻人数高达400人,一层写字楼这么多人办公,一定会影响整个环境的办公品质,没有休息间、咖啡厅,对员工的人文关怀不够,这不契合华商的要求。

  邹明烘:华商金融中心已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项目位于金融城核心地段,三条地铁无缝连接;通过核心筒技术、柱网外置,我们产品的得房率是成都目前最高的;而且我们是修到封顶以后才开始销售,这一切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在华商的血液里,是有着高标准、严要求的工匠精神。怎么能让业主舒适、方便,我们就怎么去做。拿幕墙来说,一般写字楼也就采用LOW-E玻璃,我们还加了一层钢化玻璃和自动卷帘百叶,虽然提升了成本,但是隔噪音、防雾霾,为业主提供了更好的环境。在幕墙和产品之间的这部分空间,我们还全部定制成文件柜,提升了空间使用率和舒适性,这是从国外借鉴而来,在成都是首创。

  腾讯房产成都站:据了解,华商自持金融中心一半物业,项目修建3年自有资金投入30个亿,这种有别于其他开发商的底气从何而来?

  邹明烘:房地产对于集团而言只是冰山一角。除房地产外,集团产业链还遍布现代农业、工业、金融、海外投资等领域,资金实力较强,房地产政策的波动对我们影响不会很大。我们有底气也有实力,去把这个项目做好。成都的发展潜力,也让我们有很足的信心。

  腾讯房产成都站:91㎡的套一、133㎡的套二,华商金融中心推出的这类产品,在成都市场反响如何?主要是哪类客群在购买?

  邹明烘:这类产品在北上广都不是很多,领先了成都生活方式5-8年,主要针对具有国际化视野的客群,以他们的理念、他们的思维,知道这类产品在国内是稀缺的。这类产品的公共空间做得非常足,国际化的人士都喜欢交流、沟通,所以我们拥有成都目前最大的梯厅廊道和大堂。

  因为产品稀缺,几乎可以说独一无二,销售得还不错。本土精英人士、在国外有过生活经历的人,会非常喜欢我们这类产品。

  腾讯房产成都站:据报道,华商在锦江区、青羊区还有两个商业综合体项目,目前这两个项目进展如何?在国内商业地产并不景气的当下,为何会不断加持商业项目?

  邹明烘:这两个项目的地块都在集团名下,后期会开发,目前还没有启动,不过会兼顾一定比例的住宅。

  不管做商业还是做住宅,都存在竞争。说起商业我想到了日本,日本实体商业受电商冲击并不大,这背后的原因值得国内商业思考。如何将线上、线下进行高效的资源整合,华商会在这方面进行探究。

  邹明烘:做商业还是做住宅,华商不会局限于某一类,这个要根据地块属性和周边区域来定位。未来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也会开发住宅项目。但不管做什么我们的目标不会变,要做就一定做成精品项目。